中法建交谈判中关于台湾问题的“三项默契”(2)

时间:2017-12-11 12:28 来源:网络整理

  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台湾问题完全是中国内政,别国无权干涉。要求建交国承认这一点,向来是中方的最起码条件。周恩来向富尔解释说,“中国反对‘两个中国’的立场是坚定不移的,不会改变的,即使不叫‘中华民国’,叫做台湾政府,也不能接受”。[5]陈毅在谈话中明确指出,中法建立外交关系,“必须首先驱逐蒋介石的代表”,中国不能承认“两个中国”,“除非巴黎没有蒋介石的使馆,没有他的领事馆,你们在台湾的使馆、领事撤回来”。[1]在台湾问题未能解决前,中方建议可以建立非正式的关系,如先设立官方的或半官方的贸易代表机构,逐步把蒋帮的代表挤走。[6]

  因在台湾问题上中法无法达成一致,会谈陷入僵局。为了缓和谈判的气氛,同时也留出时间思考一下富尔在这几天会谈中的表现及提议,25日晚,周恩来决定安排富尔夫妇去大同、呼和浩特等地参观游览三天,谈判暂停。[7]

  富尔报告及《周恩来总理谈话要点》初稿的提出

  在第一阶段的会谈中,中法并非没有达成任何共识。周恩来总理在25日的会谈中肯定了三条,即双方都愿意建立正式外交关系,互换大使;法国只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它是1949年中华民国的延续,因此“中华民国”不再存在,“台湾共和国”也不存在;剩下的只是一个台湾问题。周总理强调指出,如果法国认为台湾地位未定,那就构成两国建立正式关系的障碍;如果法国只是想摆脱同台湾的困难情况,那就是一个程序问题。这些共识为后来继续会谈提供了基础。在当天会谈的最后,富尔表示回国后将向戴高乐提交一份文件,报告会谈情况和结果,事先将交中方过目提意见。周总理表示,将就他准备的文件再交换意见。[8]

  26日在离京赴山西前,富尔将他准备向戴高乐提交的报告初稿递交中方。这份报告把前几日中法建交会谈结果总结为两条建议:正式建交或发展正式的经济文化关系。关于前者,富尔在台湾问题上故意含糊其辞。他一方面指出,法国确实没有“两个中国”的想法,但另一方面,在台湾将来地位问题上,在法台“断交”问题上,又保持模糊态度。“法国对目前福摩萨岛的局面没有任何责任,福摩萨地位所产生的实质问题,法国无权过问……现在过多谈论一种臆想中的局面的问题是不合适的”。对于中方提出的与台“断交”的要求,按照富尔的分析是,中方同意:由法国“根据自己的判断就建立正式外交关系所自动形成的法律局面产生的后果作出关于时间和具体办法的结论”,“在这种情况下,一个福摩萨代表继续留在巴黎(显然他不能自认为是第二个中华民国的代表)和一个法国代表在福摩萨的居留(这是一个级别尽可能低的代表)将显得是纯粹的事实的安排,符合我们出于方便的考虑,没有任何国际法的基础。”[9]在赴大同的途中,富尔进一步向陪同的中方人员解释,他完全同意25日会谈中所肯定的三点,双方没有实质性分歧,“不驱蒋完全是程序问题”,如果中方对承认提出先决条件,会伤害戴高乐的自尊心,在内阁讨论时遭到反对,驱蒋在礼遇上说不过去,所以希望把驱蒋的决定权交给法国自己去考虑。他强调,法国一旦承认中国,根据国际法原则,台湾就没有任何代表性,即使蒋帮代表留在法国也不代表任何东西,像法国在北京的“领事”吉里西亚吉里西亚(Augustin Quilichini),档案中亦译成“吉里西尼”,法国侨民,法国派驻北京的“领事”,负责侨务工作,但其身份并未得到中国官方认可。富尔访华期间,曾于1025日在寓邸与吉里西亚夫妇共进午餐。参见《法国议员德罗纳试探中法建交问题(195992日至1960830日)》,外交部档案:110-00544-01;《接待法国前总理富尔访华情况简报(19631021日至118日)》第1期至第9期,外交部档案:110-01167-02。,他没有任何代表性,变成了普通侨民。[9]





上一篇:台湾问题知识网上答题指南:台湾问题四百问
下一篇:台湾问题的由来和实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