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述二战,东方主战场是绝对不能绕过的——评诺曼·斯通《二战简史:黑暗时代》

时间:2017-12-01 10:15 来源:网络整理

丘吉尔在英国处境最危险的1940年时说过这样的话:“如果我们失败了,全世界,包括美国和所有我们熟悉且关心的国家,都将坠入一个新的深渊,一个扭曲了科学、更加凶险或者可能更加漫长的黑暗时代。”许是这种痛陈和担忧,直接影响了英国牛津历史学家诺曼·斯通,他的《二战简史:黑暗时代》对二战欧洲战场不吝笔墨,却没有写到另一个主战场——中国。

斯通将透视二战的镜头聚焦欧洲,虽然写到了英法北非之争,写到了美日珍珠港较量,但将绝大多数的篇幅都给了英国和德国,甚至是丘吉尔与希特勒的博弈。应该说,斯通写二战是带有一定情感的。若非这场该死的战争,他的父亲——“格拉斯哥大学一位崭露头角的律师”,就不会1936年在空军服役,并六年后在威尔士上空坠机身亡,他也不会靠父亲同事们的资助而完成学业。

斯通的伤感是值得同情的,且他为写好此书的费力甚勤、用心甚夥。关于欧洲战场,斯通写得深入浅出,很有意味,尤对各国加入战争的因果,都展开了一针见血的揭示。在庞大的历史叙事中,他以冷静而平实的笔墨,刻画了既运筹帷幄又勾心斗角的盟友,用鲜活的史实言语印证“狂热与憎恨,混乱与延误”,导引战后人们重温那人受腥风血雨诠释的血字故事,确实久久不能释怀。他抓住关键性的事件切入,着重叙述轴心国与同盟国两方内部高层决策的矛盾:有国家与国家的利益冲突,有将领与将领的名利争斗。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利益的分享,名利的猎取,成了上下级、同事间、盟友中冲击与提防的神经。斯大林、罗斯福、丘吉尔都不乏称霸意识,为了提升自己的独裁思维又不得不使用两面三刀、和此攻彼的外交伎俩,甚至与敌和谋,阴恶胁迫盟国对自己所谓遵从或牺牲……一个个沙场上的骁勇将军沦为了名利场上的智慧市侩,一名名决策的睿智舵手荣膺了同室操戈的糊涂挂冠。英雄人物在这次惨绝人寰的血腥厮杀中,守望着正义,成就了英名,也为后人锻造了熔铸勾心斗角的卑微笑柄和刺目警策。

单就欧洲战场上的二战而言,就足够人写出厚厚几大本、数十卷。然在斯通笔下,这些被浓缩在仅仅十章篇幅、不过十四万字数的文本中,生动而精要地展示了一战后至二战结束近三十年的欧洲社会、文化、政治、经济、宗教和种族的历史,充满了趣味和诱惑,激烈和博弈,缘来和真实。斯通以扼要论断、集中叙述的方式,将这一场世界大战的欧洲部分很多情景,解析在深厚、典雅、隽永、幽默又深入浅出的笔触中,并杂以清晰的简表,其中没有涵盖大量的人物,也没有包罗许多的史实,但在欧洲文明背后的历史真实、文化脉络、宗教背景、社会内涵、政治争斗、军事行动……都得到了一个合理的、充分的、有趣的展现,很容易让人读到了许多不同凡响、精彩不断的独特的意义、思想、深度和价值,也足以使我感觉到历史原来可以这样读,简洁而不简单,简要而又厚重。

然而,斯通忽略了对德意东方盟友日军侵华的具体描述。中国是二战的东方主战场之一,是描述二战绝对不能绕过、回避的。写这场战争,要从甲午海战写起,写到一战前后至二战结束的中日之战。袁世凯出任总统后,日本对德国势力范围的山东,虎视眈眈。大隈内阁一纸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推至袁世凯面前,他们要让中国四分五裂乱。袁死后,新组阁的寺内正毅听从商人西原龟三的谋划,开始长达数年、量近两亿的借款计划,支持曾调兵遣将防御日犯的段祺瑞,一跃成为中国军阀中武力最庞大、装配最精良的主将。段祺瑞主政,遇一战尾声,以为“日本既已加入,我若不参加,日本对青岛势必染指掠夺”,“而我国参加,那将迥然成另一局面。到时中国也是战胜国之一,和会上有我一席之地,必将提高中国之国际声誉”。段意图抑制日在华势力发展。岂料在巴黎和会上,算是胜利国的中国,非但不能终止一系列不平等条约,还受胁迫转让青岛和山东予日本。日本继续明治维新的侵略国策,直指中国。虽每一次侵略,都祸起于好战者的挑衅和阴谋,但质言之日本是有备而来。1931年日军少壮派制造“九一八”事变,让中国东北长期沦陷在铁蹄之下。始于1937年卢沟桥事变的八年中日之战,日军在中国征战残杀。

日本以军国主义充斥法西斯侵略,对中国、韩国、朝鲜及东南亚国家,杀之,奸之,烧之,活埋之,做生化武器的试验品……极尽残杀戕害之能事。在中国,日本战犯接连制造大屠杀、万人坑、无人村等一系列血腥惨案。还有无数女性被迫沦为“慰安妇”,遭受肉体和人格的严重损害、侮辱……日军“以华制华”,培植溥仪满洲国、汪精卫伪政权,与德国培植的法国维希政府,无疑是二战中最刺眼的三大傀儡奇葩,也还有不少细节值得挖掘。





上一篇:《二战简史:黑暗时代》
下一篇:二战简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