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软饭”的冒险家(3)

时间:2017-12-09 10:43 来源:网络整理

因为有父亲财产被没收的教训,柯尼莉亚必须为自己的万贯家产作出安排,即使走进新的婚姻,她也要保持对财产的控制。她提出的一切条件,彼特都应承下来。可是,承诺是一回事儿,履行又是一回事儿,而荷兰的法律又是一会儿事儿。婚后不久,柯尼莉亚要作一项投资,需要彼特的认同,彼特开始刁难和阻挠了。按照荷兰的法律,丈夫是妻子的监护人,是家庭财产包括妻子的一切财产的管理者。没有丈夫的“批准”,柯尼莉亚不能操作自己的财产。随后,柯尼莉亚发现彼特在转移自己的财产。进一步,彼特的尾巴愈加清楚的露出来了。他侮辱柯尼莉亚,嘲笑她,甚至殴打她,还离间柯尼莉亚与仆人的关系,阻挠柯尼莉亚与朋友的往来。柯尼莉亚的儿子在自己家里待不下去,柯尼莉亚被经常被赶出家门。因为新教徒不能离婚,柯尼莉亚申请分居,但得不到教会的支持。他起诉彼特转移她的财产,要求法庭禁止他的非法行为。彼特在法庭工作,他熟悉法律,了解法律的漏洞,柯尼莉亚诉讼请求得不到支持。彼特更加肆无忌惮。他盗窃柯尼莉亚的财产,转换为钻石,偷运回荷兰。柯尼莉亚得到消息,向荷兰的东印度公司总部举报彼特。当时公司的政策,禁止走私钻石。当彼特的钻石到了阿姆斯特丹,即刻被扣押。彼特也受到惩罚,他被公司认定为“无用的职员”,被免职。

彼特是那样一个顽强而坚定的人,他会想尽一切办法挽回败局。彼特回到荷兰,展开拯救自己的财产从而拯救自己人生的行动。经过不懈努力,又是托关系和走后门,加上各种威胁和狡辩,彼特走私钻石的罪过被赦免,他再次得到任用,作为东印度公司正义法庭的律师回到巴达维亚。彼特似乎换了一个人,表现得安分守己,像个绅士一样。不过,这只是一种假象。为了盗窃柯尼莉亚的财产,彼特需要进一步运作,因而需要伪装。一年之后,时机再次成熟,狼的尾巴再次露出来。彼特故伎重演,转移财产,辱骂并殴打柯尼莉亚,将柯尼莉亚母子赶出家门。柯尼莉亚再次请求教会和法庭以及东印度公司驻巴达维亚最高当局的援助,一次次的调查和调解,都没有效果。彼特已经孤注一掷,他像疯狗一样四处乱咬,教会、法庭及最高当局都拿他没有办法。彼特之所以四处乱咬,绝不是发疯的表现。他知道,如果在巴达维亚解决不了争端,就会将案件移送到荷兰本土处理,那时候他就稳操胜算了。他在巴达维亚四处出击,到处树敌,就是要将案件转移到荷兰本土处理。在那边,他更有把握操控。果然,彼特如愿了。十几年来因为处理彼特和柯尼莉亚的婚姻和财产案件,东印度公司驻巴达维亚最高当局已经焦头烂额,于是决定将案件交由荷兰本土法庭审理。

十几年过去了,因为当初不慎失足,柯尼莉亚在陷阱中越陷越深,不可自拔。为了保住自己的财产,也为了解脱,柯尼莉亚决定去荷兰。柯尼莉亚唯一的儿子陪同他前往。几个月的航程历经艰险,曾经有一段时间,柯尼莉亚差点重病身亡。幸亏有儿子的细心照料,柯尼莉亚渡过了难关。可是,她唯一的儿子却没有能够到达荷兰,途中因重病而去世。柯尼莉亚忧心忡忡,就算可以保住财产,她与彼特的这场“苦涩的结合”已经给她带来了重大的损失。荷兰的财产法本来就是为彼特这样的冒险家和投机客制定的,法庭审理的最终结果,柯尼莉亚赢得了道义上的同情,但失去了一部分财产。柯尼莉亚没有参加最后的宣判,她在此之前已经去世。

从1675年到达巴达维亚,到1691年法庭宣判他获得柯尼莉亚的财产,彼特终于得到了他想得到的一切。这个冒险家,既没有经营商业,也没有经营种植园,还没有做海盗,但他获得了巨额财富。同那些商人或者奴隶主或者政客或者海盗相比,彼特作了一项风险不高,受益巨大的投资。他可能失去了道义,但却收获了财富。道义本来就不值钱,而财富却可以改变人生。回到了荷兰的彼特,利用从柯尼莉亚那里偷窃而来的财富,置办了豪宅,购买了田产,成为乡间的富豪。利用偷窃而来的财富,彼特还曾经两度担任过市长。利用他的财富和社会地位,彼特还为他的子女及其后代作了不错的人生安排。享受着柯尼莉亚那里偷窃来的财富,彼特又活了二十几年。他活了七十五岁,在他那个时代算是长寿了。而柯尼莉亚死的时候,才六十多岁。彼特从柯尼莉亚那里偷走的,不仅是她的财产,还有她的寿命。

 





上一篇:远渡重洋你让我吃这个 说好的美食呢?(组图)
下一篇:一个中国方案的落地:马云的eWTP,如何让马来西亚第一个all in
相关文章